何大均之窝

【千我】桃木簪(民国BG)(三)

第三话 疑心


时光易逝,转眼间我嫁入易府已一月有余。


易家人比我想象中要和善的多:易老爷脾气严肃刻板了些,对晚辈却是真切朴实的关心;易夫人身为一家主母不自恃矜贵,每日也乐意与我扯些闲话,聊聊家常。倒是二夫人性情冷淡,平日里无要事断然是闭门不见的。而大少爷千珩长年在泗州打理生意,至今还未曾打过照面。婚后的千玺依旧忙碌得很,易老爷似乎有意培养他做易家的接班人,近来接连派他谈了几笔国外生意,因此每日只有晚饭时才能见面。我则渐渐适应了易府的生活,每日去给大夫人请安后便与妍芝在院内侍弄花草,疲累的时候读读话本,日子倒也清闲流走了。


初来几日还自欺不许过分惦念父母姊妹,可时间一长盘结于心的思念之情也更为深切。瞒了妍芝将出嫁时带来的嫁妆偷偷打开,几经翻找却并未瞧见半分桃木簪的影子。我心下一沉,面上不动声色,将匣子归回原位,随即捧起话本,唤来正在院内侍弄着海棠的妍芝,状似无意地问询道:“妍芝,母亲可说过出嫁时带来嫁妆何时才能开启?"


“回小姐,夫人交代出嫁一月即可。如今已到了日子,小姐大可放心打开了。”妍芝边说边抖落着袖间的泥土,臂上竟赫然可见几道新添的伤口。我眉头一皱,直起身来,关切地执起她的手道:“妍芝,你手臂上的伤口是怎弄的?我带了膏药,你且待我去拿。”


“小姐别急,这手臂不过是几日前修建花木时划了几下,并无大碍,还请小姐莫要为妍芝糟蹋膏药了。”妍芝慌忙拦住我,模样甚是乖巧可怜。我坐回榻上不住叹气,只道这丫鬟心眼太过实诚,便放了她回房休息。待她走后又差人将两贴膏药送至房间,桃木簪一事也暂放下不提。


在大厅用完晚膳,得知千玺今晚不回易府后,便谎称身体不适早早退了席。行至半路,忽窜出一十二三岁的小丫鬟,笑吟吟地来到面前冲我行礼,眉目清秀,童音稚嫩着说:“少夫人,少爷请您至水榭一聚。”我点了头不作声,心间疑惑地由她引了路,不多时便在水榭里见了那衣袂飘飘的白衣身影。


“宜苓近来可好?”薄唇轻启,面色苍白挂着几分憔悴。他将我拉至身前,别过我耳边的几缕碎发,双眸间一闪而过的脆弱令我忍不住握紧他的双手。


“千玺别担心我,这里都好。你近几日想必是忙得很,若是累了就多加休息。”


“我只是想见见你,”他饮下几杯酒,拉我至身边坐下,牵着的双手并未松开,而是目光炯炯,柔情似水地看向我:“曾几何时,花前月下。明年今日,海角天涯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我闻言怔愣在原地,不可置信地抬起头——眼前人笑意盈盈,甚至带了几分玩味;徐徐风起,落花纷纷,少年白衣翩翩一如当年,一切都虚幻得如同梦境。我再也控制不住打转的眼泪,紧紧拽住他的衣袖,迫切地期待着他的回应,“阿南,你可是阿南?”


“今日偶然读到一首《送别歌》,宜苓可喜欢?”他沉默许久,忽然敛了眉眼,悄然松开双手。心脏犹如被蝼蚁啃食般传达着痛意,我竭力保持着最后一分理智,抹去眼泪,强颜欢笑着应和道:“确实……喜欢呢。”


同样的场景,相似的面容,熟悉的话语。往日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,我无法说服自己承认这一切都是巧合。但他模棱两可的态度,又令我的心凉了几分。


晚风已停,皎月当空。


深秋露重,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凉意。水榭一时间彻底静了下来,潺潺的溪流声也渐渐淡去。面前的男子缓缓阂上眼睛,惨白的月光尽数倾洒在白衣上,令我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
这一切究竟是我的错觉,还是你太过残忍?


“苓儿喜欢就好。”他面上已有几分醉意,“时候不早了,你早些回去休息罢。”手臂伸至我面前,却终是隐忍着落了下来,他小心翼翼地揉了揉我的发,派人送我离开了水榭。


走出水榭的前一刻,我忍不住回望过去,他的背影轻颤,许是在尽力隐藏着内心的痛苦。


易烊千玺,你究竟是谁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