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大均之窝

【千我】桃木簪(民国BG)(三)

第三话 疑心


时光易逝,转眼间我嫁入易府已一月有余。


易家人比我想象中要和善的多:易老爷脾气严肃刻板了些,对晚辈却是真切朴实的关心;易夫人身为一家主母不自恃矜贵,每日也乐意与我扯些闲话,聊聊家常。倒是二夫人性情冷淡,平日里无要事断然是闭门不见的。而大少爷千珩长年在泗州打理生意,至今还未曾打过照面。婚后的千玺依旧忙碌得很,易老爷似乎有意培养他做易家的接班人,近来接连派他谈了几笔国外生意,因此每日只有晚饭时才能见面。我则渐渐适应了易府的生活,每日去给大夫人请安后便与妍芝在院内侍弄花草,疲累的时候读读话本,日子倒也清闲流走了。


初来几日还自欺不许过分惦念父母姊妹,可时间一长盘结于心的思念之情也更为深切。瞒了妍芝将出嫁时带来的嫁妆偷偷打开,几经翻找却并未瞧见半分桃木簪的影子。我心下一沉,面上不动声色,将匣子归回原位,随即捧起话本,唤来正在院内侍弄着海棠的妍芝,状似无意地问询道:“妍芝,母亲可说过出嫁时带来嫁妆何时才能开启?"


“回小姐,夫人交代出嫁一月即可。如今已到了日子,小姐大可放心打开了。”妍芝边说边抖落着袖间的泥土,臂上竟赫然可见几道新添的伤口。我眉头一皱,直起身来,关切地执起她的手道:“妍芝,你手臂上的伤口是怎弄的?我带了膏药,你且待我去拿。”


“小姐别急,这手臂不过是几日前修建花木时划了几下,并无大碍,还请小姐莫要为妍芝糟蹋膏药了。”妍芝慌忙拦住我,模样甚是乖巧可怜。我坐回榻上不住叹气,只道这丫鬟心眼太过实诚,便放了她回房休息。待她走后又差人将两贴膏药送至房间,桃木簪一事也暂放下不提。


在大厅用完晚膳,得知千玺今晚不回易府后,便谎称身体不适早早退了席。行至半路,忽窜出一十二三岁的小丫鬟,笑吟吟地来到面前冲我行礼,眉目清秀,童音稚嫩着说:“少夫人,少爷请您至水榭一聚。”我点了头不作声,心间疑惑地由她引了路,不多时便在水榭里见了那衣袂飘飘的白衣身影。


“宜苓近来可好?”薄唇轻启,面色苍白挂着几分憔悴。他将我拉至身前,别过我耳边的几缕碎发,双眸间一闪而过的脆弱令我忍不住握紧他的双手。


“千玺别担心我,这里都好。你近几日想必是忙得很,若是累了就多加休息。”


“我只是想见见你,”他饮下几杯酒,拉我至身边坐下,牵着的双手并未松开,而是目光炯炯,柔情似水地看向我:“曾几何时,花前月下。明年今日,海角天涯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我闻言怔愣在原地,不可置信地抬起头——眼前人笑意盈盈,甚至带了几分玩味;徐徐风起,落花纷纷,少年白衣翩翩一如当年,一切都虚幻得如同梦境。我再也控制不住打转的眼泪,紧紧拽住他的衣袖,迫切地期待着他的回应,“阿南,你可是阿南?”


“今日偶然读到一首《送别歌》,宜苓可喜欢?”他沉默许久,忽然敛了眉眼,悄然松开双手。心脏犹如被蝼蚁啃食般传达着痛意,我竭力保持着最后一分理智,抹去眼泪,强颜欢笑着应和道:“确实……喜欢呢。”


同样的场景,相似的面容,熟悉的话语。往日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,我无法说服自己承认这一切都是巧合。但他模棱两可的态度,又令我的心凉了几分。


晚风已停,皎月当空。


深秋露重,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凉意。水榭一时间彻底静了下来,潺潺的溪流声也渐渐淡去。面前的男子缓缓阂上眼睛,惨白的月光尽数倾洒在白衣上,令我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
这一切究竟是我的错觉,还是你太过残忍?


“苓儿喜欢就好。”他面上已有几分醉意,“时候不早了,你早些回去休息罢。”手臂伸至我面前,却终是隐忍着落了下来,他小心翼翼地揉了揉我的发,派人送我离开了水榭。


走出水榭的前一刻,我忍不住回望过去,他的背影轻颤,许是在尽力隐藏着内心的痛苦。


易烊千玺,你究竟是谁?

【千我】桃木簪(民国BG)(二)

第二话 洞房


天色渐晚,经过一系列繁琐的仪式,我终于得以在喜婆子等人的搀扶下迈入喜房。唤了妍芝送走外人,偌大的房间一时间显得有些空寂。我暂且松了口气,坐在红床上与妍芝闲话道:“忙了一天了,想是累了吧。”


“妍芝不累,只是担心小姐起的太早,这一天又未怎么进食,此时怕是要饿了。”妍芝一边弯下身为我捏肩,一边语气俏皮地调笑我。我握住她的手,起先焦灼的心情也有所平复。可话音还未落,忽听得身边人儿噤了声。


“小姐,姑爷来了。”


心底的某些期望,随着那声“姑爷”,彻底幻化成了镜花水月。


世人皆道我命有福气,得此良缘嫁入易府,竟无人知我心中早已在七岁时便住进了一位少年。


他的一句“待我归来”,让我等了足足十年的光阴。


若不是父母在堂前撇下颜面,再三求我为沈家付出一次,我又怎肯轻易答应了这桩婚事?


我沈宜苓无悔无求,只愿此生再不错付他人。


阿南哥哥,宜苓这辈子怕是,等不到你了。


半晌,推门声起,我慌忙坐直身子,头上的凤冠也随之微微摇晃起来。透过薄薄的盖头,隐约可见一红衣男子高挑的身形。五官虽太过模糊看不清楚,亦可知是个美人相。我屏息凝神,听着愈发清晰的脚步声,手心却早已湿透一片。


“你且退下吧。”


他的声音不同于那人的温润细腻,而是清亮冷冽,浸透着淡淡的冷漠与疏离。


妍芝闻言默然退出了房间,我则下意识地别过了身子,客套地应了一句:“少爷。”


“可等急了?”


他转身面向我,俯下身子动作轻柔地掀开我的盖头。小心翼翼,又极尽爱惜,仿佛是在供奉着一件稀世珍品,生怕下一秒就破碎不见。


我借着烛光偷偷打量他,他生得着实清俊:黑亮利落的短发,白皙的皮肤,棱角分明的轮廓,一张如雕刻过的五官分明的脸庞。眉目含笑,唇瓣轻抿,乌黑深邃的眸子皎若明月,生生要将你陷进去似的,令人无法转移视线。


当真是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。


烛光摇曳间,他的面容格外柔和,与记忆中的少年极为相似。恍惚间,好似一切都回到了过去,桃树下的少年噙着笑意站在我面前,向我缓缓伸出手,柔声唤着:“苓儿。


曾经梦想了十年的场景,如今这般真实地出现在我面前,我一时间已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。如果这世上存在如果,此时为我掀开盖头的人是你,我沈宜苓这一生,也怕是再无遗憾了罢。


可那人不会来了,桃木簪捱过了十年岁月,心中的感情经受住了十年的考验。那个心心念念的你,也许此生都不会再出现了。


那我这番又是在,期待着什么?


“未曾。”


我垂下眼帘,压抑着心中的悲凉,强迫自己清醒过来,保持着得体的微笑,以回应男人近乎审视的目光。


“听闻沈小姐出身名门,才貌双全,是全镇一等一的好姑娘。如今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视线交汇,他不急不慌,反而笑意更深,心情大好地拿起一把银酒壶给自己斟了杯酒,然后一饮而尽。


“少爷过奖了。”我低下头去,唇边划过一丝苦笑,“少爷在国外读过书,比宜苓出色的女子恐怕是见多了。”


“沈小姐切莫妄自菲薄。今日你我结成夫妻,便是缘分,日后我定会好好待你,不令你受半分委屈。”


他亲手为我斟了杯酒,将酒杯递到我面前,深情地直视着我的眼眸。有那么一刻,我承认,我的心确实乱了。
少年与男子的面容再次重叠在一起,就连嘴角勾起的弧度也是惊人的相似。冥冥中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我,如果这是一场梦,我会心甘情愿就此沉沦。


“少爷……"我的面上早已热得很,一手颤颤接过酒杯,满心欢喜地喝下去。


“既已成夫妻,便该改口了,以后唤我千玺便可。”他粲然一笑,手指抵住我的唇。指尖的热度袭来,我的面色又红了几分,只好断断续续地出声:“那千玺……也唤我宜苓罢。


他的笑意愈发浓烈,执起我的手,认真地回应着我:“可。


不曾想这一字,竟成了我一生逃不开的劫。


“时间不早了,宜苓早些休息。”他说罢,转身想要推门离开。我顿时清醒,从背后拽住他的喜袍袖子,仓促间组织也不出什么话来,只好低低唤道:“千玺为何……"


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男子回眸一笑,眸间似有流萤飞扑,化为点点星光,顾盼生姿。“我知这是父母包办的婚姻,你我之间也并无感情,所以直到你真心愿意之前,我都不会强迫你。”


得此夫婿,妇复何求?我释然一笑,心中那块石头终于踏实地落了下来。


虽然不能完整地把心交给彼此,但我深知你我都会努力去接纳对方。毕竟人生的路还很长,而我们,终究会是共同陪伴到最后的那个人。


千玺,谢谢你。

【千我】桃木簪(民国BG)(一)

第一话 出嫁


民国三年,我出生于江南隋川县的书香名门,沈氏。


沈家祖宗八代都是读书人出身,我的曾祖父曾以知州的身份入朝觐见过清廷皇帝。祖父年轻时担任过隋川县的县丞,但因直言进谏被同僚弹劾丢了官职,只得回到乡下教书。到了父亲那一辈,沈家算是彻底没落,一家老小全靠家中开设的学堂维持生计,倒也凭着家族名望在江南一带落了个风雅名声。


因之我甫一出生,便被全家人赋予了光宗耀祖的厚望。父亲更是从小亲自教授我书本,待我稍大又请来全镇最好的先生传我四艺。全镇百姓皆道沈氏长女沈宜苓才貌双全,秀外慧中。至我及笄那年,沈家的门槛几乎要被上门求亲的媒人给踏破了。



母亲见此很是欣慰,屡次劝我从中挑个好人家过门,都被我用年纪尚小的借口推辞了。可眼看着豆蔻年华转瞬即逝,父母知我年岁渐大又并无嫁人之意,便在十九岁时替我做主,将我嫁与了江南富商易仲旭的次子,易烊千玺为妻。易烊千玺大我五岁,一年前刚从日本留学归来,传闻其人不仅相貌出众,德才兼备,更是全镇少女倾慕的青年才俊。于是我与易烊千玺的婚约,也被传为一段“平民女飞上枝头变凤凰”的佳话——世人皆道沈氏长女福泽深厚,嫁到易府后半生便可衣食无忧,享尽荣华富贵。



今日,正是我与这易家二少成亲之际。



寅时刚过便起来开始梳妆打扮,母亲一边亲手为我梳头,一边嘱咐我嫁过去要孝顺公婆,谨守妇道。我一言不发地坐在落了漆的红木雕花椅上,听着母亲临行前的教诲,心中倍感酸涩,不舍地红了眼眶。




方想开口转移话题,眼光不经意地在桌面铺开的首饰上一扫,于一排琳琅满目的簪子中发现了支落灰的桃木簪。一时间,埋藏在心间的记忆如同雨后春笋般暗生滋长。我五味杂陈地将簪子拿起,出声唤了唤身后的母亲道:“母亲,可否帮女儿把这支簪子戴上?”



“这妆匣里华贵的簪子如此多,何必戴支木簪惹人笑话?不知者还以为我沈家当真清贫至此,连支女儿称心的银玉簪都买不来呢。”母亲闻言笑着摇头,把木簪交到侍女妍芝的手中,絮叨着叮嘱她说:“既是苓儿喜欢的簪子,便好生收着一同作为嫁妆吧。”



“是,夫人。”妍芝脆生生地应了一句,便身姿轻盈地退出了房间。


那一刻,脑海中逐渐清晰的背影,仿佛也随之一同消弭于无形。


时辰已至,我在母亲的搀扶下,一步步踏出了沈家的大门。


“到了易府要收敛些脾气,那儿总归不比家里亲近,想家了就多抽身回来看看,妍芝从小与你一起长大,你二人又情同姐妹,过去了好有个照应……"母亲牵起我的双手,对我做着最后的叮咛。


“妈,女儿省得。您放心吧,宜苓会照顾好自己,不会给沈家丢面子的。”


我忍不住掀开盖头,轻拍了两下她的背。瞧见她感慨万千地落了泪,紧紧握住的手终是不情愿地松了开。


“这么多年了,我的苓儿也终于长大了。”



“好了,大喜的日子哭哭啼啼地做甚,知你心软舍不得宜苓,只是再耽误下去恐怕易二少爷该久等了。妍芝,扶小姐上轿。”父亲拭了拭眼角的泪水,声音颤抖着将母亲拉回身边。


“是,小姐,这边来。”


我在妍芝的搀扶下坐上了喜轿。一时间外面锣鼓声与鞭炮声此起彼伏地回响,心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,不一会便听到轿夫轻快地喊了一嗓子:“起轿!”


殊不知,这只是命中注定的,一切悲欢爱恨的开始。

美腻的沈婷姐姐出的封面~

【千我】桃木簪(民国/BG)

第一话 出嫁


民国三年,我出生于江南隋川县的书香名门,沈氏。


沈家祖宗八代都是读书人出身,我的曾祖父曾以知州的身份入朝觐见过清廷皇帝。祖父年轻时担任过隋川县的县丞,但因直言进谏被同僚弹劾丢了官职,只得回到乡下教书。到了父亲那一辈,沈家算是彻底没落,一家老小全靠家中开设的学堂维持生计,倒也凭着家族名望在江南一带落了个风雅名声。


因之我甫一出生,便被全家人赋予了光宗耀祖的厚望。父亲更是从小亲自教授我书本,待我稍大又请来全镇最好的先生传我四艺。全镇百姓皆道沈氏长女沈宜苓才貌双全,秀外慧中。至我及笄那年,沈家的门槛几乎要被上门求亲的媒人给踏破了。



母亲见此很是欣慰,屡次劝我从中挑个好人家过门,都被我用年纪尚小的借口推辞了。可眼看着豆蔻年华转瞬即逝,父母知我年岁渐大又并无嫁人之意,便在十九岁时替我做主,将我嫁与了江南富商易仲旭的次子,易烊千玺为妻。易烊千玺大我五岁,一年前刚从日本留学归来,传闻其人不仅相貌出众,德才兼备,更是全镇少女倾慕的青年才俊。于是我与易烊千玺的婚约,也被传为一段“平民女飞上枝头变凤凰”的佳话——世人皆道沈氏长女福泽深厚,嫁到易府后半生便可衣食无忧,享尽荣华富贵。



今日,正是我与这易家二少成亲之际。



寅时刚过便起来开始梳妆打扮,母亲一边亲手为我梳头,一边嘱咐我嫁过去要孝顺公婆,谨守妇道。我一言不发地坐在落了漆的红木雕花椅上,听着母亲临行前的教诲,心中倍感酸涩,不舍地红了眼眶。




方想开口转移话题,眼光不经意地在桌面铺开的首饰上一扫,于一排琳琅满目的簪子中发现了支落灰的桃木簪。一时间,埋藏在心间的记忆如同雨后春笋般暗生滋长。我五味杂陈地将簪子拿起,出声唤了唤身后的母亲道:“母亲,可否帮女儿把这支簪子戴上?”



“这妆匣里华贵的簪子如此多,何必戴支木簪惹人笑话?不知者还以为我沈家当真清贫至此,连支女儿称心的银玉簪都买不来呢。”母亲闻言笑着摇头,把木簪交到侍女妍芝的手中,絮叨着叮嘱她说:“既是苓儿喜欢的簪子,便好生收着一同作为嫁妆吧。”



“是,夫人。”妍芝脆生生地应了一句,便身姿轻盈地退出了房间。


那一刻,脑海中逐渐清晰的背影,仿佛也随之一同消弭于无形。


时辰已至,我在母亲的搀扶下,一步步踏出了沈家的大门。


“到了易府要收敛些脾气,那儿总归不比家里亲近,想家了就多抽身回来看看,妍芝从小与你一起长大,你二人又情同姐妹,过去了好有个照应……"母亲牵起我的双手,对我做着最后的叮咛。


“妈,女儿省得。您放心吧,宜苓会照顾好自己,不会给沈家丢面子的。”


我忍不住掀开盖头,轻拍了两下她的背。瞧见她感慨万千地落了泪,紧紧握住的手终是不情愿地松了开。


“这么多年了,我的苓儿也终于长大了。”



“好了,大喜的日子哭哭啼啼地做甚,知你心软舍不得宜苓,只是再耽误下去恐怕易二少爷该久等了。妍芝,扶小姐上轿。”父亲拭了拭眼角的泪水,声音颤抖着将母亲拉回身边。


“是,小姐,这边来。”


我在妍芝的搀扶下坐上了喜轿。一时间外面锣鼓声与鞭炮声此起彼伏地回响,心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,不一会便听到轿夫轻快地喊了一嗓子:“起轿!”


殊不知,这只是命中注定的,一切悲欢爱恨的开始。